胡诌笑话笑话|搞笑段子

古代幽默爆笑笑话-诗癖
  宋哲宗时,有个浪荡的皇室子弟,喜爱作诗成癖,而他的诗无非就是一些鄙俚可笑之  句。他曾把某天的见闻感受,像记流水帐似地回忆过来,竟胡诌了一首即事诗:    日暖看三织,风高斗两厢。    蛙翻白出阔,蚓死紫之长。    泼听琵梧凤,馒抛接建章。    归来屋里坐,打杀又何妨。    众人闻听,大为不解,以为此诗妙不可测,就试探着问这人。这人哈哈一笑,随口解释  道:“一开始我看见有三只蜘蛛在房檐下织网,紧接着又看见两只麻雀在两厢廊中争斗,还  看见有只紫青蛙肚皮翻天似‘出’字,还看见有只死蚯蚓弯曲如‘之’字。我正在吃泼饭,  听见邻家有人用琵琶弹奏《凤栖梧》曲子,还未吃完馒头,就听见守门人报告说建安章秀才  登门来访。迎客刚回来,就看见内门上画着钟馗击小鬼的图案,我觉得画得痛快,所以就说  打死又何妨。”众人听了,大笑不已。    此时宋哲宗扎了针刚要用艾灸,听了小太监念了上边这首诗,笑得前俯后仰,便不再用  针灸了。
显示/隐藏
古代幽默爆笑笑话-跳神奥秘
有个跳神的端公带着一个徒弟。  一天,有人来请跳神,不巧端公出门了,徒弟刚学会打鼓唱歌,师傅还没有向他传授请  神灵附体的秘诀,也只好硬着头皮去应付。他又唱又舞,却始终不见神灵来附体,只好胡诌  了一个神,乱说一气,居然也得了主人的酬金。  他回到家见了端公连声叫道:“好苦!好苦!”接着便把跳神的事说了一遍。  端公大惊道:“徒弟,你怎么知道这套办法?我原来就是这样的!”
显示/隐藏
古代幽默爆笑笑话-何婆算命
洪州有个叫何婆的人,善用琵琶卜卦算命。  一天,一个姓郭的司法官请求算算官运。何婆便把琵琶上的弦丝调了调,唱道:“你这  男人要交富贵呢!今年得一品官,明年升二品官,后年升三品官,再后年升四品官”  司法官笑道:“何婆,你说错啦。品级越少越高,品级越多官越小啊!”  何婆随即改口,又胡诌乱唱道:“今年你减一品官,明年减二品官,后年减三品官,再  后年减四品官,再过五、六年,你就算没官啦。皇帝以下算你独大了。”
显示/隐藏
古代幽默爆笑笑话-三个兄弟
从前有弟兄三人,常闹别扭。  一天,老大说:“我们是同胞兄弟,整天吵吵闹闹也对不起死去的父  母,还要伤神惹气,太划不来了。”  两个弟弟都说:“对,对,兄弟问最亲,从今以后我们要和睦相处,只  能补台,不能拆台,谁要是再故意扭着劲儿,就罚他请客!”  转天早晨,老大说,“你们知道吗?昨晚,街东头那口水井,让西头  人给偷去了。”  “没――”老二刚要说:“没那事!”忽然想起昨天的商定,赶紧改口  说:“没错儿!怨不得半夜我听街上‘唏哩哗啦’一个劲地响,开始我还  当是发大水,后来才听出是偷井的。”  老三把脖子一梗说:“纯粹胡诌列!井会让人偷去?”  老大说:“你看,又闹别扭了!请客!”老三只好回屋取钱。  妻子听说后,让老三赶紧上炕蒙被,由她去送钱。见了老大说:“大  哥啊,你三弟回屋就闹肚子疼,竟生下个小孩来,他正坐月子,我替他把  钱送来了。”  老大说,“弟媳怎么也胡说起来,男人哪有生孩子的?”  三弟媳说,“大哥,你也闹别扭了,干脆谁也别请谁了,两顶了吧!”
显示/隐藏
古代幽默爆笑笑话-华而不实
齐景公对晏子说:“东海里边,有古铜色水流。在这红色水域里边,有  枣树,只开花,不结果,什么原因?”  晏子回答: “从前,秦缪公乘龙船巡视天下,用黄布包裹着蒸枣。龙舟  泛游到东海,秦缪公抛弃裹枣的黄布,使那黄布染红了海水,所以海水  呈古铜色。又因枣被蒸过,所以种植后只开花,不结果。”  景公不满意地说:“我装着问,你为什么对我胡诌?”  晏子说:“我听说,对于假装提问的人,也可以虚假地回答他。”
显示/隐藏
民间幽默爆笑笑话-毛拉作诗
人们问毛拉是否记得大诗人的名句佳作,毛拉答道:“我不仅能背诵多数诗人的名篇,  而且还精于写诗之道。”  人们要求毛拉吟咏一首自己的大作。于是,毛拉摇头晃脑地胡诌了几句,既空洞无物,  又缺乏韵味。人们说:“这算什么诗?没有意境,不知所云,也没有节奏和韵脚。”  毛拉说:“诸位真是少见多怪!难道你们没听说:越是玄妙和难以捉摸,诗味才越浓  吗?”
显示/隐藏
名人幽默爆笑笑话-华而不实
齐景公对晏子说:“东海里边,有古铜色水流。在这红色水域里边,有枣树,只开花, 不结果,什么原因?” 晏子回答:“从前,秦缪公乘龙船巡视天下,用黄布包裹着蒸枣。龙舟泛游到东海,秦 缪公抛弃裹枣的黄布,使那黄布染红了海水,所以海水呈古铜色。又因枣被蒸过,所以种植 后只开花,不结果。” 景公不满意地说:“我装着问,你为什么对我胡诌?” 晏子说:“我听说,对于假装提问的人,也可以虚假地回答他。”
显示/隐藏
民间幽默爆笑笑话-毛拉作诗
人们问毛拉是否记得大诗人的名句佳作,毛拉答道:“我不仅能背诵多数诗人的名篇,  而且还精于写诗之道。”  人们要求毛拉吟咏一首自己的大作。于是,毛拉摇头晃脑地胡诌了几句,既空洞无物,  又缺乏韵味。人们说:“这算什么诗?没有意境,不知所云,也没有节奏和韵脚。”  毛拉说:“诸位真是少见多怪!难道你们没听说:越是玄妙和难以捉摸,诗味才越浓  吗?”
显示/隐藏